器空间


【地域与城市背景】

汉武帝刘彻一生建立了为后世难以企及的文治武功,在历史和地域纵横的两个坐标上,使我们这个民族、这种语言、这方文化有了一个重要的身份标识——“汉”,其中衡量其功业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从彪悍的匈奴人手中收复了河套朔方地区,这就是今天的内蒙古巴彦淖尔盟地区,巴盟的首府所在地端坐于黄河的北岸,名字也很直白响亮,叫临河。

我们设计的四个项目就在临河市的新建设区广袤平坦的大地上。与瞩目的文字上的历史相比,老的城区在视觉上并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具有很强的历史文化遗留,游牧文化的历史流动性加之战乱频发与政权更迭,使得该地区历史遗存和文化古迹反而成了中国最少的地区。其城市面貌几乎和中国所有的二、三线城市一样,表面上混杂而多样却难以掩盖建筑特色的匮乏,20世纪八九十年代经济起步的拮据和那个时代建筑师对于现代建筑的幼稚理解让这个城市低质和破败,所幸可能由于经济的原因让它躲过了欧陆经典对于城市的蹂躏(中国很多大中城市没有幸免),而对于它的阅读者来说多样性的混乱并没有将这座城市的各色生活表达出来,相反留给阅读者的记忆是填满甚至是溢出的苍白。

这四个项目设计之始,新建设区的土地上已开始了老城区的复制之路,所不同的只是尺度上的变化,即路变宽了,楼变高了,混凝土、钢材等物质在短期内疯狂地堆加,其数量甚至在几年中超过该地区之前几千年的总和。规划和设计的决策者们对于新区域中可能不同于老城区的新的生活方式与品质往往视而不见。由于以往的生活经历,平房、矮楼与贫困生活很容易建立起图像链接的原因,于是人们理所当然地将高楼大厦林立的想象判断成幸福未来的图景。

所有的这些就是我们在设计时所处该地区甚至是中国大部分地区的真实地文化背景,如此现实的土壤文脉,面对曾经的历史积厚和现实的苍白,我们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中开展了四个项目的设计,看似各说各话,但却共同回答了这个时代一些具有普遍性的命题。